哪位干部惹主席大怒仍直言主席称他敢拉皇帝

2019年05月15日 来源:

那位干部惹主席大怒仍直言 主席称他敢拉皇帝下马

二十一 组织反右派斗争

原本毛泽东主张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主张 放 而不是 收 的方针,是真心诚意的。他不辞劳苦,到处游说。但一方面在党内他的思想很难被大多数人接受,另一方面,客观环境也被迫改变了他的初衷。一些过去的政治盟友,借帮助共产党整风, 幼稚 地提出建议:要成立政治设计院;有些人建议搞轮流执政。这些想法不论出于多少 真诚 善意 ,但在政治上,少说也是 幼稚 的。他们不理解,在阶级社会, 人民民主 和 议会民主 的本质区别。有些人更跳出来,公开辱骂共产党,甚至对跟着共产党走的民主人士进行威胁。这种政治上的挑战,不可能不受到政治上的回击。为此,毛泽东6月8日发表了《这是为什么?》的社论,反右派斗争不可避免。

7月1日毛泽东起草了《文汇报的资产阶级方向应当批判》。

当天凌晨5点50分,毛泽东乘专机离开北京。

9点30分,毛泽东到了杭州。

5日,苏共特使米高扬秘密来到杭州,向中共中央通报苏共马林科夫、莫洛托夫、卡岗诺维奇 反党集团 的情况。

晚上7时半至次日临晨3点半,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陈云、邓小平、王稼祥等在杭州会见了米高扬,听取了通报。毛泽东简单地向米高扬提了一下中国的反右派问题,还谈到他计划二次访苏的时间。①

6日下午1点,米高扬回国,毛泽东去上海。

毛泽东当天在上海接见了印度尼西亚制宪议会议长韦洛坡及全体印度尼西亚客人。

7日晚上,毛泽东在上海中苏友好大厦接见了上海科学、教育、文化、艺术和工商界代表36人,并和代表们谈了话。毛泽东谈及延安整风、上海反右派斗争、高等教育和消灭血吸虫病等问题。谈话后,毛泽东和代表一起观看了越剧。

当日,毛泽东给中央发电:

中央,并请转罗瑞卿、王任重二同志:

拟七月廿四日到重庆,廿五日乘船东下,看三峡。如果峡间确能下水,则下水过三峡,或只游三峡间有把握之一个峡。如不可能,则于船出峡口时下水到宜昌,或径到沙市。然后乘船到武汉。此事,已与瑞卿谈过。请中央考虑批准。如果中央同意的话,则(一)请瑞卿即带孙勇、韩队长等能游者十人左右,到武汉与已试航试泳一次之船队再去试行,反复几次。(二)王任重同志不要去,我拟于7月中旬到武汉和省委谈一些问题。

毛泽东

七月七日①

8日中午,毛泽东视察了上海机床厂。毛泽东说:工厂应该自己设计产品,要走独立设计的道路;领导要全面关心工人的政治、思想和文化水平的进步。②

下午,毛泽东在柯庆施、陈丕显陪同下登上 港申 轮,从十六铺码头出发,向龙华方面视察黄埔江。途中听取了市委工作汇报,内容涉及工商业改造后的上海生产建设、市场供应、人民生活情况。

晚上,毛泽东在上海干部会上讲话《打退资产阶级右派的进攻》。

毛泽东说:我看7月还是反击右派紧张的一个月。这次反右派斗争的性质,主要是政治斗争。思想斗争(整风)主要还在下一阶段,那要和风细雨。他点了上海知识界几个人的名。他说,在民主党派整风时,要把三个问题搞清楚: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成绩究竟好不好?走社会主义道路还是走资本主义道路?要不要共产党来领导?①

9日,毛泽东起草了《中央关于增加点名批判的右派骨干分子人数等问题的通知》。

当日,毛泽东离开上海到南京。

毛泽东在南京计划召集华东各省的省委第一书记开会,研究分析形势,部署反右派斗争。在这期间,毛泽东找部分省、市委第一书记谈话。

据江渭清回忆:毛泽东问他: 你们江苏省委书记、常委里头,有没有右派?为什么不反? 我回答说: 主席啊!那个人没有几句错话呢?您老人家说的嘛,十句话有九句讲对,就打90分;八句话讲对,就打80分

毛泽东大概没料到我会这样回答,顿时生气起来。他拍着沙发边的茶几说: 你到底反不反右派!

我想:自己是省委第一书记,是省委一班人的班长,如果书记、常委内有 右派 ,那我就是 头 。所以我秉公直言: 要反右派可以,请您老人家下令把我调开,另外派人来。因为是我先 右 嘛!您先撤了我,让别人来反。

听我这么表态,毛泽东倒消了气,说: 那好嘛,你就不要反嘛! 他还带着幽默的口吻说: 渭清啊!你是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我回答说: 主席啊!我是舍得一身剐,要为您老人家护驾。

我这样说,完全出于对毛主席的由衷崇敬。在同我个别谈话以后,毛泽东在会上当着各省的第一书记说: 对中央的指示,你们不要一听就说这是中央的,就完全照办。正确的,你要执行;不正确的,你要过滤,打坝嘛!

话虽如此,7月青岛会议结束以后,按照毛泽东《一九五七年夏季的形势》的精神,中央要求各地的反右派必须 继续扩展和深入 ,彭真于8月来南京,坐镇指导江苏的反右派。他先同我个别谈话,说: 渭清同志,这次主席要我来打招呼,他说你 右 。 我说: 主席说我 右 ,就不要和我个人打招呼。明天召开省委常委会,请你在会上当众宣布,向全体常委打招呼。 彭真同志说: 主席要我个别向你打招呼。 我说: 你要对大家讲,让常委都知道我 右 ,才好反我的 右 。 彭真同志说: 好吧,那就开常委会。

第二天上午,我召集省委常委开会。彭真同志到会讲话,传达了毛主席派他来南京,向我个别打招呼的话。他在会上问: 江苏为什么不打右派?江苏有没有右派? 这是因为他当着全体常委的面,所以笼统讲 江苏 ,实际意思是问我们省委领导班子内有没有右派,为什么不反?我当即回答说: 有右派啊!不过我还没有发现。

这两次谈话,一次是毛泽东当面向我下达的指示,一次是他派彭真同志前来传话。我是按照毛主席他老人家的指示,都 打坝 了。所以,可否这样说:我们江苏反了右派,并且同样出现了 扩大化 错误;但就党内来说,还没有因为反右而到过分 伤筋动骨 的地步。从省委常委起到地、市、县委这几级主要领导干部,都没有扣 右派 帽子,保护了下来。①

7月上旬,毛泽东原准备在南京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议和政治局扩大会议,并和部分省、市委第一书记谈话,了解整风、反右情况。由于南京气候不适,会议中途停下来,决定移会青岛。

7月12日6点30分,毛泽东乘专机离开南京,8点30分抵达青岛。

7月17日至21日,毛泽东在青岛主持召开部分省市委书记参加的会议。出席会议的有: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邓小平、彭真、陆定一、谭震林、陈伯达、胡乔木、李维汉、徐冰、田家英、李井泉、张仲良、张德生、陶鲁笳、陶铸、周惠、王任重、张平化、马国瑞、潘复生、舒同。

会议根据毛泽东的建议,确定整风分为四个阶段:大鸣大放阶段;反击右派阶段;着重整改阶段;研究文件,批评反省,提高自己阶段。

会议期间,他找一些省市委书记谈话,把谈话要点归纳起来,写了《一九五七年夏季的形势》一文。

20日,毛泽东对《一九五七年夏季的形势》作了修改,并将原来 待政治局批准之后,由中央发至地委一级 改为 县委及其他相当于县委的一级 。①

21日,省、市委书记会议结束。毛泽东亲自指导胡乔木修改文件,一批又一批找人谈话、作调查。

25日,毛泽东再次修改《一九五七年夏季的形势》。

26日至30日,毛泽东主持召开另一部分省市委书记参加的会议,讨论《1957年夏季的形势》、农业发展纲要四十条等。出席会议的有:陈云、李先念、邓子恢、张鼎丞、陈伯达、陈正人、田家英、柯庆施、江华、江渭清、曾希圣、舒同、欧阳钦、黄欧东、吴德、乌兰夫。

30日,毛泽东再次修改《一九五七年夏季的形势》,并批示: 小平同志:此是最后定稿,请你提交政治局批准。如有修改,请告之。如无修改,即可发出。 ①

31日,毛泽东起草了中央关于召开中共八届三中全会的通知。并给刘少奇、邓小平写信,提请政治局通过,发出。②

8月1日,中央关于召开中共八届三中全会的通知发出。

当天,毛泽东起草了中央关于进一步深入开展反右斗争的指示。

下午4点多,毛泽东到荣城路海军交际处肖劲光处谈话,并吃晚饭。

7月12日,毛泽东结束在杭州、上海等地的巡视,经南京到青岛。按照计划,他是来度假休养的。实际上,除在疗养区第二海水浴场游了几次泳之外,便再没有闲暇时间了。到达之日至8月11日离青返京,一个月的时间,毛泽东在这里亲自起草了关于国内形势分析的文章《一九五七年夏季的形势》,召开了全国省、市委书记会议,接见了缅甸议会访华代表团,先后找了地方各方面若干领导谈话。此外,还要例行处理大量文电。身兼中共中央主席、国家主席、军委主席的毛泽东,密切关注着国内外形势的发展,思考、运筹着诞生不久的人民共和国的现实和未来。

当时,海军北海舰队尚未成立,但青岛仍不失为年轻的人民海军部队比较集中的地区。自1950年下半年开始,在这里陆续诞生了第一支驱逐舰部队、第一支潜艇部队、第一支快艇部队,军港设施逐步配套,并且已修建了海军航空兵流亭机场。毛泽东到青岛后,作为海军司令的肖劲光立即从北京赶到青岛看望。毛泽东在海滨 八大关 附近原先由德国人建造的 提督楼 接见了肖劲光。

肖劲光首先向毛泽东简要地汇报了驻青海军部队的情况,最后说: 主席,纪念建军30周年,海军准备在青岛组织一次阅兵式,请您检阅。 毛泽东爽快地回答: 很好,我要去看看海军。

17日,也就是青岛会议召开的同一天,海军海上检阅计划在青岛基地正式部署实施。青岛基地政委卢仁灿等基地首长和各编队领导,听说毛主席要来检阅部队,异常兴奋,个个摩拳擦掌,表示一定严格要求、严密组织,把好每一个环节,以崭新的面貌、优异的成绩向自己敬爱的领袖和统帅汇报。经过动员、演练,24日、29日,先后进行了两次预演,反复修改、完善阅兵计划。根据气象条件,毛泽东的检阅定在8月4日进行。为确保万无一失,8月1日上午,肖劲光又按照毛泽东检阅的预案,分别在陆上、海上进行了检阅。省、市委书记会议一直开到7月21日。接着,毛泽东又亲自指导胡乔木修改文件,一批又一批找人谈话、作调查。在繁忙的公务中,毛泽东没有忘记对肖劲光的许诺。

8月1日下午4点多,住在荣城路海军交际处的肖劲光,正凝神回忆、思考着上午的阅兵仪式,毛泽东突然出现在院子里。毛泽东一边向屋里走着一边喊道: 肖司令,我要饭吃来了。 肖劲光边迎上去边说: 那天准备了你说有事来不了,今天可没有什么好吃的。

要求不高,填满肚子就行了。 毛泽东说道。

卫士附在肖劲光的耳边小声说: 主席今天真的在这吃饭。

肖劲光面露难色: 怎么不早通知呢?

用不着早通知,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有辣椒么? 毛泽东说着摆了摆手, 吃饭是下一步的事,先听听你们的情况。

肖劲光介绍了近年来海军建设的情况,说: 主席,这次准备8月4日在胶州湾海面举行的阅兵,主要是青岛基地的兵力,同时吸收了东海舰队在青岛执行任务的部分舰艇及海军航空兵。近几年,海军部队有了发展,有将近20万人,但装备仍然主要靠炮艇和一些老的、杂牌的护卫舰。护渔、护航、剿匪、解放沿海岛屿,主要是靠它们。实践证明,经过整修和训练,这些老舰艇还是有战斗力的,有些仗打得不错。从1954年下半年开始,快艇显示了威力,打沉国民党 太平号 护卫舰的就是鱼雷快艇。这个东西,反应快,速度快,灵活机动,应付小战斗,很有用处。航空兵的战绩突出,在解放一江山、大陈岛的过程中,夺取制空权,发挥了很大作用。目前潜艇的力量还很小,没有参加过战斗,但在训练中显示出是有战斗力的。今后,我们重点还是要发展空、潜、快。

毛泽东说: 目前海军20万人,本不算多,下一步还要减。海军要有装备,光有人没有用。要把人减下来,集中财力搞点好东西。 随着谈话的深入,毛泽东语重心长地说: 现在我们搞海军,购置的舰艇是苏联的,好多东西也是学他们的,这很重要。学苏联,要老老实实地学,但不要原原本本地学,有些东西学不了,也不要学。要从我们的实际出发,走自己的路。

正在肖劲光和海军副司令员刘道生谈自己对毛泽东讲话的理解的时候,工作人员小声地对肖劲光说: 饭已准备好了。

毛泽东听到了,随即说: 好啊,边吃边谈。

在简单的餐厅里,肖劲光、刘道生陪毛泽东吃了一顿简单的晚餐:一共六个菜,三个时鲜青菜,一个红烧肉、一个海参、一个鱼。外加两碟小菜,辣椒和酱豆腐。毛泽东边吃边称赞味道好。其实,他不知这些菜除了鱼之外都是他自己的。原来,知道毛泽东要在肖劲光处吃饭后,海军的同志立即与毛泽东的随行人员取得联系,了解到他们不知毛泽东要在这里吃饭,已准备了晚上的饭。因为是建军节,还加了一个红烧肉。那时,刚解放不久,考虑到社会情况复杂,中央主要领导人外出食宿,警卫工作很严格。鉴于这种情况,双方工作人员商定,把已准备好的毛泽东的饭菜运了过来。毛泽东当时只是称赞味道好,却不知吃的是自己的饭。

饭后,他们又接着谈,谈海军发展、谈国内形势,一直到晚上九点多。临下楼时,毛泽东说: 现在情况很复杂,一些右派要和共产党争天下,要轮流执政,你们要把部队搞好。军队要起无产阶级专政柱石的作用,要把工作抓好。

肖劲光当即表示: 海军是在党的绝对领导之下,是党的军队、人民的军队,什么时候都听党的话,听主席指挥。 毛泽东满意地点了点头。

意想不到的是8月4日,毛泽东没有能够如期检阅海军。原来,到青岛不久,毛泽东就患了感冒。8月2日发烧到39度,于是决定委托周恩来总理赴青代他检阅海军部队。为了弥补未能亲自检阅部队的缺憾,8月5日下午,毛泽东又在肖劲光的陪同下接见了青岛基地大尉以上军官,并与大家合了影,留下了永恒的纪念。①

8月2日,毛泽东在青岛接见以德钦登貌为首的缅甸国会代表团,同他们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

4日,毛泽东给林克写信, 请找列宁《做什么?》、《四月提纲(一九一七年)》两文给我一阅。我这几天感冒未好,心绪不宁,尚不想读英文。 ①

5日,毛泽东在青岛接见民族工作座谈会代表。

下午,毛泽东在肖劲光的陪同下接见了青岛基地大尉以上军官,并与大家合影。

11日,毛泽东离开青岛返回北京

四川污水处理
筑志棋牌游戏
皮带输送机厂家
相关文章
  • 特朗普花式作死逼美拉关系进绝境中国成大赢
    特朗普花式作死逼美拉关系进绝境中国成大赢

    原标题:特朗普“花式作死”,美拉关系逼向绝境,中国又成最大赢家?外交部长王毅集体会见拉美地区组织负责人(图/外交部官网) 据外交部网站消息称,当地时间2018年1月22日,在圣地亚哥集体会见出席中拉论坛第二届部长级会议的联合国拉美经委会、美洲开发...

  • 各类磁条卡即将退出舞台收藏版纪念卡会因此
    各类磁条卡即将退出舞台收藏版纪念卡会因此

    各类磁条卡即将退出舞台 收藏版纪念卡会因此升值?央行发文要求,从11月开始,同时有芯片和磁条的银行卡片将不再提供磁条刷卡服务,统一改成芯片 插 卡。目前,各大银行卡 磁 旧迎 芯 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展开,当初为了吸引用户推出的各类生肖卡、卡通系列...

  • 浙江德清一老人沿街乞讨为儿还债诚意感动四邻
    浙江德清一老人沿街乞讨为儿还债诚意感动四邻

    沈大山儿子因犯罪被判有期徒刑15年,一直在乔司服刑,由于患有疾病而保外就医。2008年6月20日,沈的儿子无证驾驶摩托车与同村的汪美庆相撞,汪美庆被诊断为重型颅脑损伤,因伤势严重,汪美庆两次住院共花去医疗费十三万元,并且后续治疗的费用仍在节节攀升...

  • 狮子联会捐2455万援建云南地震灾区助残疾人重建家园组图
    狮子联会捐2455万援建云南地震灾区助残疾人重建家园组图

    签约仪式现场 朱凌云摄中国残联理事、中国狮子联会“狮姐”尤红 朱凌云摄云南省残联理事长王兴宁 朱凌云摄来自台湾地区的国际狮子会前任理事江达隆“狮兄” 昆明信息港讯 栗飞 4月8日,中国狮子联会向云南地震灾区残疾人援建项目签约仪式在昆明举行,狮子...

  • 广州价值数亿元地块通过股权交易被3次以1元转让揭阳新闻
    广州价值数亿元地块通过股权交易被3次以1元转让揭阳新闻

    据新华报道,广州史上最大贪腐案白云农工商系列腐败案一审宣判刚过去两个月,又爆出白云农工商曾经的托管方广州产权交易所将价值数亿元的广州第一生态楼盘广地花园1元钱贱卖事件。这一纠缠了8年的事件背后到底有什么玄机?1元钱股权交易三次上演广地花园...

  • 沃尔玛中国砍掉20余中层岗位连续3年在4
    沃尔玛中国砍掉20余中层岗位连续3年在4

    近日,沃尔玛中国裁员的消息迅速传播,并称涉及数百人,昨天,沃尔玛中国确认了裁员一说,并称此次裁员“20多个中层管理岗位将受到影响”。沃尔玛声明称:由于业务发展需要,公司对目前的架构进行调整,20多个中层管理岗位将受到影响。沃尔玛称,这些员工...